智慧树前做游戏的乌拉拉小魔仙

未来可期

预警:一篇不太敢打tag的切爆/轰爆文
大家不喜欢就默默无视就好了不要喷我…(怂)
私货很多 切爆轰爆是大家的 OOC是我的
私设:
切爆轰都已经30岁了。毕业13年后的切轰相遇。
轰是爆豪的校园初恋,切是爆豪的现任恋人

傍晚时分,下班的切岛手插口袋向家走去。正想着今天爆豪会做什么晚餐犒劳辛苦一天的自己呢,忽然眼前晃过一抹熟悉的斑驳发色。切岛惊异了一下,揉了揉眼睛,确认街那头走神般神游天外缓缓走来的人是自己的故人。“轰?”
被叫喊声惊到,轰抬起了头:“是切岛啊。”
“嗯!在横滨能遇见真是太难得了,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轰平淡的神情酿出一点笑容:“好呀,好久不见了。”

两人去了附近一家居酒屋,轰点了荞麦面,切岛要了一份辣味猪排,两大瓶啤酒。
“说起来,切岛以前有很喜欢吃辣吗?”轰看了眼那红彤彤的猪排问道。
“以前是没有,现在和爆豪在一起,每次他下厨都会放很多很多辣椒。算是被他练起来了吧!”切岛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轰拿啤酒的手微微一滞,继而端起杯子蒙灌了一口:“切岛君现在和爆豪住在一起吗?”
切岛点了点头:“后来没和你们说过,其实我们从五年前开始就在交往了。”他又觉得有些不妥,怕轰觉得见外,便补充道:“爆豪他觉得解释起来很麻烦,所以才一直没有和大家坦白。不过因为一直是二人生活,平时很容易会忘记这种事。”
“可以理解的。”轰端起杯子,和切岛碰了碰杯。

“爆豪他,还好吗?”轰喝了一口酒再开口道。
切岛嘴角上扬,陷入回忆。“我们还和以前那样,每次任务结束后的英雄报告我都写不出来,他就坐在我对面拿笔指来指去,一写不好就拿本子敲我。”
“果然是他呢。”
“嗯。虽然平时忙的要死,一回到家就在沙发上窝着像只猫一样,但揍我的时候特别中气十足。【锐儿郎你就是有了这种个性才会一直死不悔改——】的在我耳边吼。”
“哈哈”他们笑成一团。

“之后有什么打算吗?”轰问。
“我和爆豪都打算从现在的事务所出来,一起开一个事务所。”
“夫妻店吗。”轰打趣道。
“算是吧。嘿,我们都在这个行业做了10几年了,也积累了自己的受众群,总觉得是时候追求更自由的空气了呢。爆豪他,可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
切岛咬着辣味猪排,整个脸被辣得涨气了红色。
“可能在事务所成立的记者会上会向他公开表白也说不定。嘿嘿,要在最有关注度的时候告诉大家爆豪是我的恋人才行。”
“很不错的惊喜嘛。切岛君。”
“希望他不会生气才好啦!毕竟公开的话他的麻烦更多一些吧。”

切岛注意到轰手边的啤酒杯已经空了,便起身帮他又叫了一杯。
“轰君最近有什么打算吗?”
轰看着面前的荞麦面出神,半晌才回道:“我在等一个人。”
“诶?轰君你知道这个消息出去会有多少少女芳心破碎吗?“切岛嚷了起来,”你有喜欢的人了?”
“嗯。我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我曾经拥有过他。曾经陪他在校园里一前一后地散步。在没人的时候会配合地张嘴吃他硬塞过来的辣味章鱼丸。他常常会生闷气,我会一遍一遍地道歉,但是道完歉他反而更加生气。
其实他是一个很骄傲很强势的人,但是交往后收敛了很多,有时的炸毛与其说是生气不如是在掩饰一点点的局促。但自己不太擅长哄人开心,最终也没让他在自己面前轻松自如。
曾经有点愧疚地问他说:“我是不是让你对恋情失望了。”他愣了一下转而糊了我一嘴丸子:“别做梦了老子从来对你没有期望。”真的是一个超级任性但是超级体贴的人。
有段时间因为和父亲的矛盾以及对自己的失望冷落了他,对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很冷淡。那时候 他真的气坏了,嚷嚷着要跟我分手。我那时实在是心力交瘁,也实在是混蛋至极,我们分手了。
彼时真的不太懂情爱,刚分手完还像没事人一样,麻木不堪。直到哥哥知道了嗤笑一句:“真可怜呐,轰焦冻。”才忽然恍然自己丢了一个强烈到触及灵魂的人。再也没有一个像他这么坚定、骄傲、不顾一切的人了。回忆里的亲吻都是生涩但傲慢的味道。

可以理解,是因为在学院里的时候,他和那个人交往的时候,也没有公开过。
彼时只有最亲近的人知道他有了恋人,但是关于“轰焦冻的恋人是那个人”这件事,谁都不曾知道。时至今日怕是连另一个当事人都要忘记这件事了,只有他还时常囿于其中。
当时是尚嚣张桀骜的那个人也曾问过:“要不要公开”的事情。他并没有想清楚,便下意识地回答:“抱歉……”然后听到那个人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贴心地补充完他都没有想好的理由:“公开的话,麻烦死了,果然还是不要了。”
那时的他有些发懵地点了点头。此刻回忆起来,他皱紧眉头:如果当时公开了的话,是不是现在还有人能记得,聊天的时候还能稍微谈起那段回忆,排解一些心头的千思万绪。

“说到底还是我让他失望了,他离开了我。”轰一阵一阵地发愣,抬起右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后来我冷静下来就后悔了,到现在一直在等他。”
切岛听的云里雾里,想了想说:“虽然不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是我的话,如果我做错了事情,并且很想和他重新在一起的话,我会主动去找他的吧。主动才是男子汉的浪漫啊。”
闻言轰笑了笑,端起酒杯和切岛碰杯:“或许你说的对,对那个人的话,要更主动一些的人才适合他。那时我都没有能可靠到让他向我撒娇,实在是有点逊。”
“你可以的啦。陷入爱河主动的轰焦冻真是让人期待呢!”切岛快乐地喝了一大口酒。
“借你吉言了。”

后来两人没有喝到太晚,切岛表示太迟回家爆豪会生气,有时间可以来他们家玩。轰焦冻理解地挥手和他告别。

两个月后,在事务所里看每日英雄新闻,头条是爆心地和烈怒赖雄斗恋情公开。忍不住点进去看,发生了爆心地在两人事务所成立的记者会上公开了和烈怒赖雄斗的恋情,一转头看见对方手里是“爆心地嫁给我——烈怒赖雄斗”字样的海报的蠢事。双方吃惊地愣在那里,场下记者乱成一团。
“烈怒赖雄斗冲上去地抱紧了爆心地,果不其然被爆心地炸开了呢”“不作不会死,喜闻乐见终于在一起了”“嫁给他!配一脸!”评论里兴奋地像过了年。

很配呢。轰闭上眼睛自嘲地笑了笑,片刻后关上了网页。